首页名作鉴赏长篇小说
白天  黑夜
放大(+)  缩小(-)

“秦可卿之迷”真解——兼评刘心武先生和王扶林导演的谬识

赞一个0  损一下0
2011-12-1 作者:羽之野 点击:4526
点击浏览羽之野专辑

李劼先生说中国有两部“天书”,易经和红楼梦※1。我以为这话有些道理。

试想,作为小说“红楼梦”本应一读就明白,是该比较接近普通人的一些文字。何以搞成“天书”了呢?其实这不奇怪——这正是红楼艺术的精湛和红楼作者思想的邃密。而作为红学研究,我们就是来诠释这样的文字的。只是在解析中我们该遵循一种什么样的规律呢?才是最隹最确准的呢?才是既符合红楼作者的初衷又顺遂红楼的艺术向度呢?

——我以为,研究红学第一要义是紧紧依托红楼文本给定的“艺术真实”,不能像刘心武先生那样东拉西扯、在一堆“屎”(史)里搞“红外线”;更不能像王扶林导演那样野蛮地“屠红”。其二,要以文本为凭再竭力觅求作者曹雪芹的真思想,而不是以研究者的想法套索或改变红楼的“现实”;这是200来年红学史上曾出现过多次的经验教训。

那么,作为破解红楼第一大“雾帐”——“秦可卿”之谜,该从哪入手呢?

(一)看文本如何交待“可卿与宝玉”

其实,“秦可卿”这人物一出场就跟“贾宝玉”紧紧绾结在一起。

——这,显然是作者经心安排的。

1“情”界的微妙铺垫

——这里说红楼“情”界即指人界,是区别于文本中“灵”界与“梦”界的。

卷5写到“一时宝玉倦怠,欲睡中觉,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。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道:‘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,老祖宗放心,只管交与我就是了’”。接着,作者把“全知叙述”暗转成贾母的“限知叙述”——“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,生的袅娜纤巧,行事又温柔和平,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,见他去安置宝玉,自是安稳的”。请注意!这限知叙述中“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的一句,仍属“全知叙述”口吻,语气上跟前头(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)和尾句(见他去安置宝玉,自是安稳的)略有不符,这“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,仍属客观交待。

——我这样细考这一小段文字的目的是为什么呢?

我是说,作者在这里是有意把“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这句话夹进贾母“思维”中的;籍此来强化文本作为“史”的符号代言人※2和贾家辈份最高的权威——贾母对“秦可卿”这一人物的认定。就是说,这种“认定”里丝毫显现不出“刘心武似的”对“秦可卿”这一人物的曲解分析。而此后,文本顺势展开贾宝玉与秦可卿“有染”之事。

看,“秦氏引……至上房内间。宝玉抬头看见……《燃藜图》,也不看系何人所画,心……不快。又有……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忙说:‘快出去!快出去!’”——这段文字明显表现出贾宝玉这位通“灵”者对当时“皇统文化氛围”的逆反或说不适。

接着“秦氏听了笑道:‘这里还不好……往我屋里去吧。’宝玉点头微笑。”——请注意,这“宝玉点头微笑”大有“我心里藏着个小秘密”的感觉;这是对宝玉情感的铺垫。

这时作者又巧妙安排了旁人插话,让可卿作答(自我意识流露)——

“有一个嬷嬷说道:‘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?’秦氏笑道:‘嗳哟哟,不怕他恼。他能多大呢,就忌讳这些个!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,虽然与宝叔同年,两个人若站在一处,只怕那个还高些呢’”——这里,安排嬷嬷“提醒”(贵族大户家年长仆人有此职责)和可卿的不理睬,作者是有目的的。表面看这是为卷7秦钟出场做铺垫,其实更要表达“可卿根本没把她与宝玉的伦理关系当回事”——这是人物潜意识的泄漏,十分重要。这里要提示一句——在红楼文本中,作者曹雪芹已经能够超时代地驾驭“潜意识”这种现代小说塑造人物的手段了。此论笔者另有专著※3。

首页 下一页 尾页 1/17页
 
其他网友正在浏览...
※ 直击红楼主题的灯谜诗——薛宝琴十首《怀古诗》真解兼批蔡义江先…
※ “黛钗”二诗比较及其他——兼批评蔡义江先生的错评
※ 红楼中弗洛依德的身影——《红楼梦》塑造人物时潜意识应用
※ “秦可卿之迷”真解——兼评刘心武先生和王扶林导演的谬识
※ 跨进红楼第一道高门槛——兼评及冯其庸、周汝昌、俞平伯、李希凡…
我来说两句......
发表评论请登录
 ※ 暂时没有网友给《“秦可卿之迷”真解——兼评刘心武先生和王扶林导演的谬识》点评。
 ※ 暂时没有网友给《“秦可卿之迷”真解——兼评刘心武先生和王扶林导演的谬识》点赞!